MODEL+

麻豆夹是国内针对 “时装走秀模特” 领域的第一专业平台
在这里你可以追踪到国内外的超模第一手资讯、查看北上广三地超模、名模以及超级新面孔模特大片作品。
你也可以报名成为职业新面孔模特,获得展示和工作的机会。
你还可以预约麻豆夹提供的模特,不论是走秀还是平面拍摄,麻豆夹汇聚的全国优质模特资源都能一一满足你的需求。
想要更加了解真实的时装模特行业,一个麻豆夹就够了。

全宇宙最具代表性的时尚杂志A-Z

昨晚看了@令狐磊杂志发现室的这篇关于时尚杂志的A-Z的盘点文章,一下子又唤起了本人对时尚杂志那种精良的排版,那种美轮美奂的视觉效果的惊叹和痴迷了,这种程度就是你的心一下就被杂志抓住了,根本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奇幻世界,毫不夸张,这些杂志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阅读正文之前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现在公众号的文章越来越长,同质化也相当严重,能够打动读者让读者把文章读完的寥寥无几,但是这篇文章我一字不差的看完了,现在拿出来把本人对杂志的热爱的这份“情怀”(zhuanbility)分享给大家,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也一字不差的看完,如果你看完了,请在文末点击“是”告诉我一下,我想了解下有多少朋友有着同样的情怀。


 正文:            


我喜欢清单,就像有人喜欢足球或有恋童癖一样,人各有癖好。清单是文化的根源,是艺术史和文学史的组成部分。

——翁贝托·艾柯(Umberto Eco)


世界有多少种杂志?——大概不会少于甲虫的品种(据说是35万种)。


杂志代表着人类的雅兴,而雅兴是无穷的。所以,要开列全部的话,这会是一部《无限的清单》,如果要把所有杂志都列出来,本室会担心你的流量耗尽,本室也恐怕成为了中移动中电信中联通的流量超标的“帮凶”。

但本室还是决定要出一个精要的清单,把比较好的杂志,比较符合我们杂志世界当今实力与未来走向的杂志罗列出来。让我们来看看是哪些杂志,在纸媒式微的时代,继续扯起杂志阅读的大旗?而那些可以算得上“最美”这个最滥又比较贴切的冠名?


杂志界以更新换代著称(除了《时代周刊》《国家地理》),本清单自然有老而弥坚的,但更多的是属于21世纪的杂志,有着全新的思路和拼劲。


这里开列的A-Z,从A数到Z,原则上每个头文字字母只选一本,个别情况实在是本室难以割舍(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就上两个,尽量节省大家流量~


表面上,本清单是给杂志的读者们提供A-Z的“品味之选”,本室其实是给杂志人注入点鸡血。谁先来?


A magazine

《A》杂志,在试刊的时候不是只想做A的,他们是想从A做到Z,每个头字目都要占有,但后来新闻出版局和工商局说,那我们要怎么给你编号啊?于是妥协了一 下,只做“A”,全称是“A Magazine Curated by”,走时装设计师担任主脑策展的路线,比如首刊Maison Martin Margiela便是经典,第二棒便是山本耀司(这期最赞)。之后,便成为了各家时装创意总监比拼另类怪才的后花园了。


Bloomberg Businessweek

不是设计杂志,更胜设计杂志;不是八卦杂志,更堪比八卦杂志。一个正儿八经的财经新闻通讯社,接手一本1929年便创刊的老牌杂志诞生出一朵离经叛道的奇 葩商业刊。邀来一股设计新势力,尤以前任美术总监Richard Turley为首。每期封面及内文莫不以其他商业周刊的美术设计师跳楼自杀自刎于江湖为准则,“咁都得?!”(这样也可以?!)


Colors

曾经有段时间,要买这本杂志,得跑去香港的贝纳通店里找。如今贝纳通的店越来越难找,他们的创意机构Fabrica办的杂志却继续着“色彩联合国” (United Colors of Benetton)的理想。以报道“世界上的其他”为己任,早年荒诞不经,中期沉稳扎实,如今变成是挖掘力度超越百科全书的终极究奇杂志,视觉风格也更为 贴近年轻一代的拼贴趣味。


Cereal

如果说一本杂志可以定义一个年代的美学的话,这本来自英国布里斯托的《Cereal》可谓是城市小清新系的大革新者。大面积留白(白得是超白),谨慎而雅 致的字体(比如Adobe Garamond),极低的图片对比度,精妙而考究的静物摄影(拍摄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上面的一粒尘埃),所谓美食界有Noma,杂志界有 《Cereal》。


Du Magazin
老而弥坚的代表,创办于解放前(我是说1941年,已出版800多期)。真正的文化杂志——“为文化去做定义”。这本瑞士杂志以其思想性和文化切入力度多 为人注目,也许是来自瑞士,又只用德语出版的原因,对中国大多数读者来说,相当陌生。但他们还是有过关于中国长城的游历报道,有过老艾、曾梵志与刘铮的人 物封面或作品封面,还刊登过乾隆大帝的封面。视野遍及全球高质文化的各个角落。


Esquire

1933年创刊,在解放前被称为《老爷》,在George Lois时期(1950s-1960s)达到文艺的高峰(可能也是杂志黄金时期的巅峰);曾以一黑色文字封面呐喊发起运动抗议越战。坚持:一、决不办给男 孩而是办给男人看,二、决不在封面上比基尼女郎。在香港曾叫《君子》,来到大陆叫《时尚先生》,如今美国本土已式微,反而在俄罗斯、西班牙甚至马来西亚结 下华丽丽的花。


FANTASTIC MAN
来自荷兰,2005年才诞生的男装时尚杂志,强调新世纪绅士的魅力。他们对封面人物的选择和访问值得探究,比如这个Mr. Oliver Sim是乐队XXX的贝斯手,出版时间是乐队刚刚红起来又不是那么红的时候,突然来个封面真是提气。联想到创办人Jop van Bennekom早期是一个人的独立杂志《Re-》的主理人,这样的勇气真是毫不为奇。至于其延伸女刊《The Gentlewoman》则是风格一脉相承。

M+小助手语:          

曾经我有试着在大上海滩寻觅这本杂志,由于杂志发行量很稀少,最终结果是在上海滩根本买不到。于是乎联系了远在法国的同事,她告诉我:这杂志很稀少,绝大部分的杂志商店都没有,即使有也就一两期(当时我们是要买全刊,那是相当的艰巨的一项任务啊),后来还是在其官网给出的购买链接才买到的。虽然很折腾,不过很值,这杂志太TMD赞了。


Flaneur

F开头,我还特别想推荐这本名气不大,但很有主见的杂志《Flaneur》,来自德国,街道漫游者,它每期只报道一条街道。现已出两期:位于柏林的 Kantstrasse(康德大街)和莱比锡的Georg-Schwarz-Straße大街,第三期则要去蒙特利尔。杂志认为,街道上的聚落有着文学般 的层次,它的复杂、动态和分散性构成的非必要性联系都是极有意思的。


The Good Life

《The Good Life》(中文版《优仕生活》)是“法式生活艺术”的IDEAT出版集团的Lifestyle刊,2011年才出版,当年成为法国最佳创刊杂志奖,第二 年则是最佳杂志奖。倡导生活商业化的混合概念,是一本有足够魅力出没在跨越时区飞行的商务舱、游艇沙发区、直升机商务机侯机室以及设计商店、餐厅的新型态 奢侈杂志。有人说他们长得像《Monocle》,我说玩品质lifestyle还是法国人比较懂一点,《Monocle》的终极Lifesytle就是一 直教你骑单车,去哥本哈根骑单车,去慕尼黑骑单车,去墨尔本骑单车……


Hermes Magazine

没错就是你们熟知的爱马仕,这本《The World of Hermes magazine》世界杂志,可谓品牌杂志的完美化身:每年出版两期为品牌的主题服务,建立与消费者沟通的宣传书。每期一个主题,以软性的方式带出品牌杂 志都得出现的产品Catalogue。有一年是Tim Walker拍完全本杂志,去年的客座编辑则是杉本博司,今年配合蜕变主题,封面贴纸甚至可以折叠起来。


Huffington

H还有Huffington,是没错,一本近年以精妙设计媲美传统新闻杂志的线上杂志,由网站Huffington Post推出只在iPad上阅读,但如果能印一些纸媒会更好,对吧。


Interview

我们都知道《Interview》应该是《Andy Warhol’s Interview》,他创办杂志的初衷是要拿到电影、时尚和商业的入场券。大艺术家在杂志业,应该铭记的一点是——就像安迪·沃霍尔的最后问句:“永恒 的什么?”本应该地,没有什么是杂志这种媒体形态应该坚持的。这本杂志已经设立多个语言版,俄罗斯版是新星,而德国版,已经没有了Andy Warhol的标识。


Intelligent Life

作为老严肃的《经济学人》的子刊《Intelligent Life》,另外的一个名字是“经济学人的茶餐厅”,他们原来那些文艺细胞、闷骚而富有小资趣味的情怀可以在此得到落户。这本杂志以智慧为主题,分享他们 在人类大问题、人生小问题、电影、音乐、读书的思考,甚至包括跑车上应该不应该设置杯座。那个用图片来解读衣装史的常规栏目更是眼光独到。已经合作出版了 其中文版《智生活》。


WSJ Magazine

J是一个奇怪的字母,在杂志世界,以J为头文字并且做得不错的杂志实在太少。但Journal又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词(意:期刊),请大家原谅我在这里选 《WSJ magazine》作为J的代表。作为《华尔街日报》的Lifestyle副刊,简洁的WSJ(我是J)这个词自然让中国读者过目不忘。(附本期封 面:Wes Anderson,《布达佩斯大饭店》大导演)


Kinfolk

Kinfolk的词源据说来自南美的传说,来到中国就一个字“亲,你吃饭了吗?”制作与分享美食是如此的重要,已经成为如今亲人们除了看杂志之外第二重要 的事情。作为轻新美食生活杂志的代表,这本来自美国波特兰的独立杂志2011年才创办,如今已经把这刊物发展到日本、韩国、中国——怎么都是东亚国家?同 时会出版美食书、衍生店。如是,如今已经合作出版了其中文版《四季》(不是四季酒店的“四季”。。。)


Lui Magazine

这本《Lui》(法语:他)杂志是对互联网2.0年代杂志要灭亡的最有力的反击。曾创办于1963年的杂志在1994年停刊,2013年再出山。我们都知 道男人好色,但你要知道法国男人是怎么好色的,可以看这本杂志,那可真是一种雅玩(Playful),一种雅集(Collection),一种雅兴 (Sexy Mood)。


Monocle

可以这样大言不惭地说,2007年创刊的《Monocle》杂志是人类杂志史在进入21世纪以来最为有开创意义的杂志。它把《The Economist》和《Wallpaper》结合在一起,告诉人住在哪个城市最适意(其实来来去去就是哥本哈根最好)。它开创了独特的风格:密集的资讯 与简约的设计,对奢侈感保持高度克制的美学与俏皮的插图风。


*特别致敬

Tyler Brule是现代杂志的重新定义者。他发现了当代“都市主义者”的市场;也只有他开创历史地将极致时尚与商业、地缘政治学相混合,成为一本新的杂志。他相 信自己的杂志将有着锐利的智慧,这些正是从他在德国汉堡时经常阅读的《明镜》与《明星》中来,他觉得这两本德文杂志有着伦敦的杂志所不具备的精警而含蓄的 智慧力量。他开创电台,并坚决地站在iPad阅读的对立面。


The New Yorker

这本老牌杂志本已经不用多说——创立于1925年的老牌杂志。是如今依然坚持刊登长篇报道、小说、诗歌和黑白漫画的大型刊物。它是纽约人的傲骄,也成为了 全球知识分子的身份识别物。它精于透析文化动脉,在政治、文学、艺术各领域中充当思潮流行的先驱角色,其杰出之处是以长久的文学品格与知识分子气质的坚持 换取全球大多数欣赏者的崇敬之心。


Numero

这本法国时装杂志,以数字为其视觉元素,硕大的阿拉伯页码数字是页面内最大的标识,其在时装杂志领域内的种种颠覆与前卫风格,每每让人惊叹抚摸欲罢不能。从法国启航,已经有日本韩国俄罗斯甚至泰国版。已合作出版中文版《大都市Numero》。


L’OFFICIEL

为了避免本清单要出现“Oprah Magazine”这样的惨案,本室搬出了法国的杂志大旗L’OFFICIEL。如今他们已经出版了女装、男装、家居、旅游、艺术等类别的子刊。这个集团就好像是法国的现代传播,啥都要来耍一枪。


Port

本室曾是如此地厚爱这本男人杂志《Port》(码头),除了其主编之前是做文学杂志,为了生意转型搭配做点时装+设计内容外。他们第二期就拜访《纽约客》 的现任主编David Remnick,还有一期采访当今重要杂志主编群(从《名利场》到《连线》),标题标注“黄金时代”的做法,相当“作者杂志”,就好像是给杂志业圈内人看 的时尚杂志。


Polka

这本来自法国的视觉文化杂志,创办于2008年,如今恐怕已经飙升为法国奢侈品牌最爱的杂志。自身标注为给“photojournalistes”(摄影 报道者)提供空间的杂志。在关注纪实类新闻图片故事外,《Polka》还对华丽丽的时装世界保持了高度的敏锐度,时常访问与报道那些与法国时装品牌有工作 关系的摄影师,也让这本杂志的商业前景如今极被看好。


Q Magazine

甚少杂志以Q为头文字,也许也是因为有本著名的《Q》。独立、权威而提炼精华,作为流行乐坛重要基地的英伦三岛最大发行量的音乐杂志,《Q》自傲自己操作 的音乐报道访谈和独家报道无人能及——尽管如今乐迷以购买一本偶像歌手为封面的杂志杂志,并从里面选择购买音乐专辑的习惯正在消退。但它依然在乐在其中。


Robb Report

有云,看一个国家有多少有品味富人,拿本在这个国家出版的《Robb Report》来看看做得怎么样,就可以管中窥豹。本室则爱极俄罗斯版RR,它们的封面通常是器物的高感官特写,或者是品质感强烈的俄罗斯风格的人文艺术图。已合作出版中文版《罗博报告》。


S magazine

要评选一本最为情色意味的时装杂志——注意,依然还是时装杂志,这本无禁忌的《S magazine》可以无出其右。来自丹麦哥本哈根出品的血统,无愧于这座“北欧性都”的荣誉。据说是北欧的严寒迫使当地几个搞时装和艺术的年轻人觉得, 要做本让人看后浑身发热充满强烈自由感的时装杂志——如是便有了S magazine,创办于2005年。


T magazine
还有谁比它们更爱T这个字母?原来以《纽约时报》报头里的老哥德字体为号,2013年改版后,采纳了一个全新更简约的“T钉子”,曾被广泛认为很难看,但 随着其不断演绎,这个改变似乎更呼应了互联网时代,使用简单的双色配色便会有立体感,摸到杂志印刷实物,也会因为其亮丽的色彩选择感觉到杂志的年轻吧? 《T》现在每个月出版一期,以时装(男装女装)、设计、旅行、文化等滚动出刊。


Timeout

全民都用大众点评了,这本杂志快不行了吧?《TIMEOUT》远没有完。全球语种和城市众多,《TIMEOUT》在成为一个城市是否足够国际化之余,还成 为了当地版本美术总监PK城市灵感的场所。比如这个伦敦的一期,为配合“省出一切钱”的主题,把设计的钱也省下了,只是一张打印纸讲完了这个封面要表达的 故事。


UP MAGAZINE

很少杂志会以U为头文字。这本表达“UP”力量的杂志,是葡萄牙航空公司TAP的机舱刊物,每期封面设计尤为出彩,以目的地的风格为灵感,将封面模特和字 体设计完全配套呈现,所以它们几乎每期的LOGO都不一样。唯一不变的是,流失率比较高。要知道保持最低的流失率,让每个读过航班杂志的乘客完全没有想法 把它带下飞机,是每个制作航空公司杂志的编辑要具备的基本修养。


V magazine

V是一种时尚的姿态:华丽而锐利。V的阵营下还有VMAN以及那本无所不用其极的Visionaire。V以大开本、华丽风时装杂志闯出名堂,每期封面的 出奇制胜则可谓时装杂志中的艺术装置。两位合伙人Cecilia Dean和Stephen Gan也是时尚杂志界中的知名双雄。后来Gan更多时间跑去做CR fashion(Carine Roitfeld那本),终于走向散伙。未来值得观察。


VANITY FAIR

《名利场》杂志,老牌到1913年创办的时候,封面还是俏皮可爱的插画,如今是Annie Leibovitz的专刊。依然出色地扮演着“从新星到巨星”的全球最华贵舞台提供者的角色,更让人佩服的是,他们在美国国家杂志评奖常常拿奖拿到手软。 这种浮于华丽世界中却扎实经营杂志本体的内容建设的用心值得称颂——尽管已经越来越薄了,建议立即开办中文版,国母在等着呢。


W magazine

曾经的WWD旗下大刊——名字估计也从此而来,但自从2010年分拆出来后,《W》就独立意识极强了。时装杂志里面对“时装X艺术”话题极为看重的杂志,也极为喜欢他们Ryan mcGinley拍摄时装片的开创先锋。

Wallpaper

自1996年,墙纸的英文“Wallpaper”,有 了另外一个含义:一本设计杂志。杂志以“Urban Modernists”为关注点,将建筑室内杂志带入时尚的领域,坚持在封面上出现绝美的空间环境与时髦十足的模特,内容制作也保持了一贯的精确、精致与 精美。在商业上也颇为成功,是如今世界上知名度与市场开发最成功的室内设计杂志。而他们的特殊版艺术家封面也非常值得收藏,比如这个杉本博司的。


Zeit Magazin

清单的最后一个了……作为压轴大咖,这本《Zeit》绝对经得起考验。它是德国报纸集团《时代报》的附送周刊。由于是德语杂志,读懂的人实在有限。于是, 他们在2014年春季开始办英文版,以柏林情怀告知世界,在时装X文化杂志这个领域,德国人要来了。(巴西人你造吗?)



投稿:请发送【投稿】+文章标题,将投稿文章发送至info@modelplus.cn

商务合作+广告投放:如果你有任何好的点子,请给我们留言或通过QQ联系M+小助手:654158466





评论
热度 ( 7 )
  1. 萧萧萧MODEL+ 转载了此文字

© MOD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