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L+

麻豆夹是国内针对 “时装走秀模特” 领域的第一专业平台
在这里你可以追踪到国内外的超模第一手资讯、查看北上广三地超模、名模以及超级新面孔模特大片作品。
你也可以报名成为职业新面孔模特,获得展示和工作的机会。
你还可以预约麻豆夹提供的模特,不论是走秀还是平面拍摄,麻豆夹汇聚的全国优质模特资源都能一一满足你的需求。
想要更加了解真实的时装模特行业,一个麻豆夹就够了。

【M+模特】只当男模可成不了男神

故事是这样的:

《爸爸去哪儿》捧红了男模张亮,一夜之间变男神。不过,除了他以外,你还知道几个中国男模的名字呢?相信即便是当今全球男模50强中排名16的赵磊,你也是从来没听过吧?你搜索脑海,能想起来的男模名字也是90年代因出演电视剧出名的胡兵吧?如果只想靠着当男模成男神,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今天我们来说说男模的成名路上那点事。


 其实男模真不赚钱  

当Gisele Bündchen年收入达到 4200万美元时,全球最赚钱的男模Sean O'Pry今年只赚了150万美元。这个比例或许能够看出女模特和男模特之前的价格差异。


《爸爸去哪儿》第一季结束了,参演的男模张亮在这个只有12集的真人秀节目中“一夜爆红”,微博粉丝从节目开播前的28万暴增至1200万,成为名副其实的“内地首席男模”。他的出席活动价码涨到80万元人民币,这出场费快赶上四小花旦(Angelababy、杨幂、刘诗诗和倪妮)了。男模真的这么赚钱?


特别不好意思的告诉你,其实男模真的是时尚圈收入最少的一帮人。


还是以张亮举例,张亮回忆2007年初入行时曾表示,走一场秀大概在150块钱,如果能给到300,那就是传说中的“大秀”。在《爸爸去哪儿》开播前,张亮参加活动的出场费也不过5000元。他已经属于中国男模界的“A类模特”了。


那我们先来看看国内的“牌价”吧。根据一份中国国际时装周组委会2011-2012项目书的数据,职业时装模特的费用标准年度指导价如下:最佳模特(即年度首席名模)协议定价、超A类8000-10000元每场、A类5000-6000元每场、B类2000-3000元每场。那么模特到手能有多少费用呢?多数经纪公司会收取模特20%至30%的佣金,并统一代缴个人所得税,当然还有品牌压价。


一般男模签约公司是没有底薪保障。在每年3月和11月国内最盛大的时装周中,为争取参加为数不多的几场男模秀,全国的男模们竞相降价争取机会,每名男模平均每场秀的出场价约800~2000元,而且还没扣除模特公司的佣金。


曾经为Prada、JilSander等杂志拍摄广告的男模Matvey Lykov曾经抱怨过,他一季走几十场秀,却不是个个都有钱给,某些牌子只会给你买衣服的现金券或送你几套衣服,即使有钱,模特儿公司也会抽2成佣金,再减去要自己支付的旅费和屋租等七除八扣,余下的真的不多。连男神级别的超级男模DavidGandy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男模的地位很低,赚得少还得不到尊重。


在中国,男模从业人数超过20万,其中大部分人的年收入在3万~8万元之间,但与普通工薪阶层相比,他们还需要支付北京、上海的昂贵房租,在这个追逐时尚的行业,更少不了一两件名牌服饰。曾经有个流传的段子,说某走秀结束,男模从后台出来都走左边,而女模特走右边,因为左边是公车站,右边是停车场。


那么,这个行业的上游是什么样子呢?那些顶级名模们,不是“没有1万美金不起床”,年收入过千万么?那是说的都是女性超模们。今年,全球男模收入排名前9名:No.1 的Sean O'Pry是150万美元,No.9的JonKortajarena只有29万美元。而女模特的排行榜是以GiseleBündchen 4200万美元封顶,No.10 Lara Stone 也有320万美元,Lara的年收入比男模第一名(Sean O'Pry的150万)与第二名(DavidGandy的110万)的加和还高。


对于超极模特来说,收入来源除了走秀收入以外,还有出席活动、品牌代言等费用,走秀只占30%。但,对于男性来说,获得超模地位是罕见而富有挑战的;他们并没有机会获得“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Secret)或大型化妆品广告提供给女模特们的那种报酬。他们所开出的预期酬劳也要低得多。广告中的男性所能带来的投资回报率较低,这一点在时尚界是共识。


目前中国身价最高的女模是刘雯,每场费用在20万元左右,年收入达430万美金,而中国身价最高的男模赵磊,虽然收入不详,但可以推测其收入差一定是几十比一的量级。


难怪,收入位居首位的男模Sean O'Pry调侃地表示男模只有一点比女模特们强,“就是不用穿高跟鞋。”


 他们是怎么当上男模的?男模圈是怎样一个圈?

“这个行业不是努力就会带来回报的。大部分时候,人们就是在碰运气。”


相信大家现在大致都知道张亮当模特的始末,他小时候学厨师,因为不想杀鱼,转身花了800元报名费,当了模特。1990年代名震一时的男模胡兵的前职业是划艇运动员,而名模李学庆在入行前是首都体育学院的田径国手。前两年大热的英国模特Luke Worrall就是街头随处可见的那种滑板街童、爸妈眼中的问题少年。美男子SébastienJondeau是因为给Karl Lagerfeld当保镖而混进模特圈的。像David Gandy这样上过大学、会编程、有正经文凭的男模少之又少。大部分男模在从事这一行之前,都是从事体力工作,而且模特这一行吃青春饭,当然年龄也偏低。男模Matvey Lykov回忆他初入行的情景时曾说:“第一次到米兰工作要被迫与几位疯狂的加拿大男模同住在那些男模宿舍里,有人会把啤酒瓶扔到街上,有人会在烤炉处大便,有人会毁坏家具,我只有搬出来去酒店住。”


1983年,美国ABC电视台推出了一部名为《一个男模的养成》的电视电影,反映男模圈的真实状况:Jon-ErikHexum扮演的男主角原本是一名农场工人,被Joan Collins扮演的模特经纪人相中,来到纽约成为了一名男模。随着事业的水涨船高,他的平静生活被打乱了,他酗酒,嗑药,整日沉浸在无所事事之中。直到某日室友由于吸毒过量猝死,他才幡然醒悟,打点行囊重返农场。


这并非剧作家的胡编乱造。在现实的模特行业中,同样的故事几乎天天在发生。2010年,小有名气的男模Tom Nicon跳楼自杀,在他的悼念网站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模特称:“人们都认为我们年轻漂亮,富有而快乐。但我们不是。去试镜,导演望一望我们,就叫我们走。之后你都会问自己究竟出什么问题,为什么对方不用我?你要与自己的朋友竞争,你要远离家人。压力太大了,这不是你们想象的童话世界。”


与这位不知名男模的看法一样,男神级的模特David Gandy对后辈的建议是:“最好不要当模特……这个行业不是努力就会带来回报的。大部分时候,人们就是在碰运气。”


在瞬息万变的时尚圈,IN能把人推到风口浪尖,OUT能让你跌落谷底。一个模特的走红只是因为他的身材和长相是否收到当下时尚的欢迎。在21世纪的前几年,只有纤细的小男孩才能在时尚圈找到不错的工作,如今排行榜上则是大叔壮汉吃香。衣服OUT了,还能等着潮流轮回,面孔OUT了就真难回魂了。


名模李学庆这样描述他所看到的中国男模生态圈:“我认识很多非常优秀的男模,仍在这个台上撑着的,数都数得过来。心态好的就做别的了,像在北京簋街上做烤鱼生意的,现在倍儿滋润。堕落的那帮人在干吗,那就说不出口了。”


知名度”对模特来说一直是个尴尬事儿 

“一流模特知名度还不如二线歌手,甚至比不了三线演员。”


自谓“内地首席男模”的张亮其实在上《爸爸去哪儿》之前,只有时尚圈的部分人士才认得,对于普通观众来说,他就像横空出世一样。所谓“名模”,如果不出现在娱乐界,他们的知名度就停留在小圈子认识的层面。


在纽约时装周和超模奚梦瑶一起吃饭时,她深为自己的“知名度不高”感到困扰。虽然比不上刘雯,但这个小姑娘在2010年出道第一场就是在巴黎走Givenchy高级定制秀,现在还站上了“维多利亚的秘密”的T台,已经是中国模特圈里少数几位拥有国际知名度的“超级名模”。在短短1个小时的饭桌上,还有人过来问她合影。不过,她却这样说道:“除了搞时尚的,还有喜欢时尚的GAY们,谁认得我呢?希望和我合影的都是学服装的学生……在纽约还好一些,有时候在路上被人指着说,啊!我知道你!你就是……那个……模特!”


模特要被人记住真是个困难的事情。大众总是认为模特就是海报上那个衣服架子。要在这些衣服架子中变得有个性,就成了模特们绞尽脑汁上位的办法。女性模特们能争取“维多利亚的秘密”代言这样的机会,成为宅男偶像,而被大众留在脑海里。那男模就只能采取一些更极端的方式:脱衣服?这不管用。你翻翻杂志,看看橱窗海报,男模们出镜穿得衣服有多少?裸露是基本功。那,就在全身纹满图案,把脸纹成骷髅——这就是造型师Nicola Formichetti的灵感缪斯“僵尸男孩”Rick Genest的秘诀;或者穿上女装去抢女模特们的生意——这是“妖男”Andrej Pejic的办法,他甚至因为太像女人被男性时尚杂志《For Him Magazine》选入了“年度百名最性感女性”。出位,剑走偏锋,不走寻常路,成为男模们被记住的方法。不过,这种热话题蹿红法,只能让他们像彗星一样,熬不长。


那转行当演员呢?内地名模姜培琳说:“一流模特知名度还不如二线歌手,甚至比不了三线演员。”那么,超模这个青春饭职业的下一步就是提升知名度,当个真正的艺人。MillaJovovich告别时尚圈出演了《第五元素》、《生化危机》,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演员;Uma Thurman走下T台从《低俗小说》一路演到《杀死比尔》,成为了昆汀的银幕缪斯……不过那些都是神话。大部分模特在电影中还是只能演花瓶。前中国模特一姐杜鹃告别T台之后,参演了《中国合伙人》,在里面演了不怎么说话、戏份只有几分钟的“初恋女神”,美则美矣,却无法和黄晓明站在一条水平线上对戏。太高!戴文青木、福岛里拉、冈本多绪在《罪恶之城》、《金刚狼》里的表现只是让人记得她们是打女、妖妇,漫画式的配角,难以被记住。而男模就更可怜,他们几乎只是花瓶。上榜最赚钱男模的Jon Kortajarena曾经参演过Tom Ford导演的《单身男子》,在里面演了一位James Dean一样的美男子,戏份也只有几分钟。这个却成为他最值得夸耀的资本之一。著名黑人模特Tyson Beckford本想做一名演员,误打误撞进入模特圈。1990年代,一纸与Ralph Lauren的百万美金合约把他推向超模的宝座,但在这之后,Beckford却很难再实现他最初的大银幕之梦了。他也曾在《加州旅馆》、《祖兰德》等电影中出演配角,还主持过一档名为《我要做超模》的电视选秀节目。但他坦言,做过模特后,大家都把他看做“花瓶”。“男模中实在很难出现一个Milla Jovovich式的人物。”他如是说。


真正聪明的模特不会把赌注压在“成为超模”上,他们只将模特行业当做娱乐圈的跳板:你现在还能想起来Angelababy是嫩模出道的么?你还会认为金宇彬是一个男模么?他们现在不需要走上“国际T台”证明自己就已经成为“高知名度人物”。



评论 ( 1 )
热度 ( 3 )

© MODEL+ | Powered by LOFTER